能不能再次拥抱

能不能再次拥抱

治愈FM」「2014-10-07」「米粒」
不是每个擦肩而过的人都会相识,也不是每个相识的人都会让人牵挂,在爱情的世界里,不要轻易说放弃,一旦错过便再也回不来了。青涩的年华里,他和她相遇。都是穷孩子出身,来上大学时,他口袋里只有100块钱。她则穿着母亲手缝的内衣

青涩的年华里,他和她相遇。都是穷孩子出身,来上大学时,他口袋里只有100块钱。她则穿着母亲手缝的内衣。那时他们想,一定要在北京这座城市站住脚。那年,她20岁,他21岁。

虽然没有钱,但是,两个人的爱情一点也不少。大四那年,他们偷食禁果,她怀了孩子。

那时校风很严,学校知道了这件事情,她一个人承担了下来,没有说出他的名字。两个人的前程,不能都毁了。她要让他知道,她有多爱他,可以为他放弃自己的一切。他跪在她面前,信誓旦旦:“你放心,我们要相爱一辈子,你先回家等我,毕业后我找好工作就接你回来,好吗?”

她无涯在北京待下去,回了老家。他也守信用,每天一个电话,两个月来看她一次。毕业后,他如愿留在北京,进了中直机关。有同事介绍女孩子给他,是北京女孩。父母是高干,有车有房不说,还对他的前途有极大帮助。

他有些动摇了。是啊,她在乡村,是一个没有学历的女孩子,而且快生孩子了,将来还能有什么前途?那一刻,在情感的天平上,他做了倾斜。生孩子的时候,她打来电话,说:“这个时候,真想你在身边。”

他赶回去是在两个月后,看到敝着怀给孩子喂奶的她,披头散发,衣襟上沾着饭粒。他颓丧得很,想着北京那个追求他的美丽女子,两个女孩简直是天壤之别。她看出他的慌张,也看出他的迟疑:“如果你不方便,我不会拖累你的。真的,我可以嫁给别人。”他羞愧万分,于是,掏出一张银行卡。那是两万块钱,于她而言,是很大的一笔钱了。他撒了谎,说自己要出国,不知何时才能回来,请她不要再等待。

他关没有出国,而是和高干子女谈起了恋爱。他要把旧的东西全部抛掉,开始新的爱情、新的生活。他换了手机号,和所有的同学朋友说自己要出国了,正在办手续。她更干脆:“我嫁人了,不要担心我,你我尘缘已尽。”

他放下了一颗心,从此张扬着自己的时尚爱情,把自己融入到北京人的圈子之中。

不久,他结婚了。婚后三年,果然出了国。他渐渐忘却她,因为太太一副小姐脾气,假如知道他有一个儿子,断然轻饶不了他。

几年之后,太太和一个荷兰人好上了,提出离婚。他领着小女儿在美国生活,生产做得不错。不久,他成了一家跨国公司的副总。在梦里,他常常想起她来,不知她过得好不好。他知道已经没有想她的资格,是他放弃她的,是他不要她的。可现在,他不思念同床共枕多年的前妻,想的却是她。

又过了几年,他回国,辗转打听到她的消息。回到她的家乡,他看到了她。

她在一个乡镇企业做会计,还是那样清秀。他以为她会哭,她只是云淡风轻地问:“回来了?”仿佛他昨天才刚刚出门。两个人静静坐下,他随意翻她的书,却翻到那枚戒指。瞬间,他仿佛被雷击中一般。这么多年,她还保留着。

她静静地笑着:“这是我收到的第一枚戒指,所以我要珍惜。”

“你不怕你的丈夫说你?”他注意到,她手指光光的,根本没有戴戒指。

她头也没抬,平静地说:“我一直没有结婚。”他呆住了。她继续说:“当年,是为了让你安心。我想,爱一个人,就给他最大的自由吧。而你和我说过相爱一辈子,那么,就让我守着自己的爱情一辈子吧。”

他“扑通”一声跪倒:“对不起。”

儿子已经上高一,他远远地看着,儿子英俊挺拔,一如当年的他。他想跑过去,她拦住他:“不要吧,孩子以为他爸爸在美国,而且已经离开人世。我一直告诉他,爸爸有多爱他、多疼他。”

他轻轻扶住她的肩,问:“我是不是还有机会?”

她安静地笑着:“我已经不会爱了。你知道的,没有爱情在原地等待你,我愿意和儿子这样过,一直到老。”那一刻,他才知道什么是“此情可待成追忆”。

她还是把他当朋友,带他转来转去,看小城风景,做饺子给他吃。但一切已经落幕,与爱情无关。

他走的时候,她给了他一一样东西,是当年他给她的那张银行卡。她说:“有些东西,不是钱能买来的,比如爱情。”

回来的飞机上,他把她和儿子的照片看了又看。然后,捂在胸口,泪如雨下。他从此明白,什么叫一诺千金。

当他的前妻后悔了,回到他身边时,他平静地接纳了她:“回来就好。”妻子哭 着问他为什么,他说:“珍惜眼前比什么都重要。”(文/艾玛)

简简单单去爱

简简单单去爱

有一种在乎,叫不打扰!

有一种在乎,叫不打扰!

有一种人,你想忘,却忘不了!

有一种人,你想忘,却忘不了!

我想喝醉,因为心里藏着太多眼泪

我想喝醉,因为心里藏着太多眼泪

真正走掉的那次,关门声最小

真正走掉的那次,关门声最小

我也有心酸和委屈,能说给谁听!

我也有心酸和委屈,能说给谁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