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丽新世界

美丽新世界

1.美丽新世界 一切都结束了。 扳机扣响的时候,宋擎宇抬头看了一眼行刑室的天花板,巨大透明的白色天花板,反射着整个空间里的光,就像一把冰冷森严的手术刀,向他的眼球不断注入着恐慌。 锃亮的四壁又将小小行刑室的清冷放大了无数倍,宋擎宇看到反射在天...「ONE · 一个」官网
所有的乡愁都是因为馋

所有的乡愁都是因为馋

花记是荣华的味觉图腾,无人去计较它其实是舶来。数十年前老板一家迁来,在花神庙边盘了店面升起炉火,起初没有店名,人们就说去花神庙边吃饭,生意做大了,老板干脆立块牌子就叫花记,于是他们一家的真实姓名也都隐去,荣华人习惯了管老板喊花佬,他的一...「ONE · 一个」官网
闺蜜

闺蜜

1 部门十二个女同事,吴遐跟山竹最要好,一方面是年龄上接近——十二个人里,年过三十的就她们俩。更重要的原因是,她们有个共同的敌人——失眠。好多年了,她们一直是它的手下败将。 午后,她们常去公司健身房打几局羽毛球,据说适当的运动对睡眠有帮助。 球...「ONE · 一个」官网
关于韩梅梅的一切

关于韩梅梅的一切

在我26岁生日的时候,我的老婆韩梅梅送了我一个充气娃娃。 刚拆开快递的时候,我以为是她给2岁的儿子楠哥买的玩具,一团瘪了的肉色硅胶,虽然不像儿子之前的玩具风格,我想可能是个充气小沙发吧,直到看见一张五官粗糙的脸、一团长卷发和某部位贴着的一句“...「ONE · 一个」官网
前任测评

前任测评

“全球IT论坛”主题演讲,XX大学计算科学研究中心曙光会议厅,北京。 “假使有一天,你打开微信,一个陌生的ID给你发来一张照片,照片中一男一女衣不蔽体纠缠在一起……”李重洋故意停了下来。作为在全球商业媒体界有头有脸的人,李重洋每一次演讲,现场总是爆满...「ONE · 一个」官网
这软风儿向着好花吹

这软风儿向着好花吹

1. 何琦和小夏闹矛盾的时候,陈佩云开始有了一些约会。时常她在房间里画图,听到陈佩云赤脚拎着隔壁的门,一丝一丝慢慢开了,再慢慢关上。她觉得她多虑了。她一点儿也不想过问她的事。只是忽然想起外婆说过的话:“你们娘儿两个互克。” 小时候她感冒好了,...「ONE · 一个」官网
飞铁首乘纪闻

飞铁首乘纪闻

1.马力 我最近遇上了一些小资类型的烦心事。我从办公室下班回家,臂膀夹着公文包,公文包里有一份“迷幻医疗”的病历表(今天朋友寄过来的)。一切都跟往常一样,只是心情不太好。从写字楼出来,走过天桥,穿过玻璃望去,能看见远处巨大的充满幸福感的广告牌...「ONE · 一个」官网
《见过爱情的人》-英雄

《见过爱情的人》-英雄

现在的女孩子,身边都有几个女汉子朋友。 一开始这个词是形容行为粗鲁甚至带点男性化的特质,后来则统称个性率直、不拘小节、大大咧咧的女生。 事实上,现在的女汉子,大概比真汉子还要多。这个词如此泛滥,猛哥已经不能被称为女汉子了,必须发明新词,她...「ONE · 一个」官网
模仿之神

模仿之神

大桥三郎刚刚和朋子谈恋爱时,就展现了他惊人的模仿天赋。 那时他还是个大学三年级的工科生,在观看一场校园演出的时候认识了坐在旁边的朋子。舞台上的歌手都是挣扎在解散边缘的地下乐团,虽然观众并不少,但那只是因为这场演出不需要任何门票就能免费进入...「ONE · 一个」官网
人心何似水长流

人心何似水长流

1 这个世界上,真的存在怪力乱神的奇异事件? 还是,人心才是最难以捉摸的罪魁祸首? 我叫苏戏墨,而立之年的我,尚未婚配,在京城经营一家名叫“戏墨轩”的药房。除了出诊瞧病,到斋冷山庄找赋闲在家的好友左饮寒下棋外,还喜欢搜集各地的奇闻异讯,将它们...「ONE · 一个」官网
多情应笑我

多情应笑我

一、 老赵94岁,一个人住在沪西一套40多平米的老式公房里。每天的早饭是面包加鸡蛋,午饭居委会安排人送来,一荤两素。老赵吃一半,另一半留着晚上烧泡饭吃。最大的开销是,一天一包烟。烟要好。 老赵有两个儿子,一个在苏州老家,一个在澳洲。儿子们不放...「ONE · 一个」官网
如果生活不如意

如果生活不如意

每个星期一走进公司我都上头,像喝了超量劣质酒宿醉后的感觉。再瞧瞧我周围的同事们,没有一个神采奕奕,黑眼圈和眼袋齐飞,头上铮亮的油腻共白花花的头皮屑一色。 刚落座,身边的程序猿同学就问我,“哎?你今天怎么跟周五穿的是同一套衣服?”真是心细如发...「ONE · 一个」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