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说的秘密

不能说的秘密

1 睡眼朦胧醒来,醉醺醺疲倦回家,高雄习惯这样的日夜,并为之骄傲——证明自己是个有用的人。 高雄刷完牙,吃了块卢茜涂了果酱的烤面包,喝光一杯果汁,将午饭盒装入包里走到门口。身后传来卢茜的叮嘱:“少喝酒,早点回来。” “好。” 四年来的惯例对话,俩人...「ONE · 一个」官网
翅膀只在傍晚飞行

翅膀只在傍晚飞行

我和邱岩明天就要结婚了。彩排结束后,邱岩最后确定了音乐、灯光、捧花等一系列琐碎的问题。他在场内来回地走,反复检查,哪怕只是座位上的一根缎带,也要亲手摆放端正。 我说,你是不是该高兴一点儿了。 他说好,牵起嘴角笑了一下,仍皱着眉头。 邱岩太容...「ONE · 一个」官网
黑色脑力波故事

黑色脑力波故事

白银之夜 1988年,白银市都江区 到了夏天,这个深处内陆的北方城市无法免俗地燥热起来,而今年似乎比往年都要热一些。正是迎接开放的年代,很多姑娘终于有机会把喜欢的裙子穿出来。白天的情景,有人说,快赶上香港了。而晚上,多出现在香港的蛇虫鼠蚁和可...「ONE · 一个」官网
捉迷藏

捉迷藏

“我曾看见过UFO。”我说。说起这件事时,我正和京玩一个叫作“交换秘密”的游戏。 2008年夏至2009年春,半年时间里我在《人民文学》上发表了三篇小说,算得上是风头正劲的年轻作者。可是春天一过,我却再也没有写出半个字,所有的灵感如迁徙的候鸟般消失得无...「ONE · 一个」官网
人类废物最少化应用

人类废物最少化应用

我和沈东武认识的方式,有些非同寻常。 那时我二十出头,正处在人生少见的艰难时刻。如今我是这么看待生活的,总有一段难熬的日子,让你自我怀疑。不过当你再经历多一点,会发现,那只是生活的常态。当时的我尚存文学理想,准备以此为生,便在市区租了间落...情感文章
地理老师的情人

地理老师的情人

三中是省重点高中,历史悠久,据说可以强行追溯到唐朝。 出过院士,出过名士,战争年代也出过烈士,再早还出过道士。 状元年年有,保送也不稀奇,国际奥赛金牌多到数不清,就连老师办公室也分出了阶级高低——凡是高考重点,或有奥赛项目的科组都宽敞明亮,...情感美文
人人人

人人人

我走在街上,现在是星期六,我很抑郁。抑郁的我,来到了香椿街。 左边的树木枯黄败落,右边的喷泉凝止浑浊,像是一池子胶水。人们不知在开心着什么。这世界太能折腾了,一群婊子拎着购物袋从商场里出来,一些人渣钻进了黑色的轿车。是的,你没有看错,在我...「ONE · 一个」官网
神奇胡总在哪里

神奇胡总在哪里

长隆也无非是这样。 热情的海报打满地铁,上面印着永远不会在现实生活中出现的人,让一切看起来像仙境。然而从白云机场出来打车过去,则将要花去一个小时。路也很堵,专车司机的雪铁龙座椅太小,一路坐下来腰都要断了。这地方就真是仙境,他也已经没啥兴趣...「ONE · 一个」官网
午后四时的男友

午后四时的男友

遇见男朋友的那一天,连续阴雨绵绵半个月的天空放晴,我把积攒了两周的衣服洗出来,晾了满满一阳台,而后心满意足地蹬上自行车去医院值班。 在被调到这家新开的分院之前,我已经在总院工作了五年,有时被感谢,有时被咒骂,被人抱着哭过,也被人甩过巴掌,...「ONE · 一个」官网
关于韩梅梅的一切:灯塔水母

关于韩梅梅的一切:灯塔水母

韩梅梅在步入30岁的前一年,一下子想起了很多几乎快要忘掉的事情。这些事情都在破坏她进入30岁。 在这之前,韩梅梅对自己的生活还算满意,以她住的小区为界的话,她老公李雷出轨过,但没有把性病带回家,不像楼下张姐的老公。她儿子楠哥送到幼儿园半年,但...「ONE · 一个」官网
节俭人生

节俭人生

“我不反对你节俭,但你现在的程度已经不是节俭这么简单了。” 男友用筷子扒拉着碗,一边吃着我做的饭,一边皱着眉头说。 “多存点钱难道不好吗?” 我嘟着嘴,心想,自己不做饭还净挑剔。其实我想说,我觉得这样很有趣呀,但只怕这样说只会让他更不高兴。 我...「ONE · 一个」官网
喀秋莎

喀秋莎

毛毛侧卧在凉席上,眼睛闭牢,假装午睡。听见门砰的一声关掉,木楼板嘎吱嘎吱响。毛毛一动不动。楼下,自行车趟过水门汀门槛,“咣当”一记,接着车铃清脆地响了一声。毛毛一咕噜爬起来。 毛毛的爷爷从前在洋行上班,有些家底。大人上班,毛毛就在家里拆家什...「ONE · 一个」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