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伯特·谢塔勒)温暖人类情感的心灵小说《读报纸的人》

(罗伯特·谢塔勒)温暖人类情感的心灵小说《读报纸的人》

书籍推荐」这是一匹与《铁皮鼓》并驾齐驱的文学黑马,承载着一位四十岁出道作家的当代传奇。如果人生是一张报纸,谁能读懂真相?我们终将醒悟:一个人来到这个世界,不是为了去寻找答案,而是要去经历。
点击购买
¥23.83
这是一匹与《铁皮鼓》并驾齐驱的文学黑马,承载着一位四十岁出道作家的当代传奇。如果人生是一张报纸,谁能读懂真相?我们终将醒悟:一个人来到这个世界,不是为了去寻找答案,而是要去经历。

内容推荐

★这是一本温暖人类情感&震动世界文坛的心灵小说!
★作者40岁出道,屡获文学大奖,2016年入围布克国际奖,是当今世界文坛现象级作家。
★本书是作者的代表作,销量超过50万册。
★故事曲折,情节生动:一个少年在一间报亭遇见心理学大师弗洛伊德,参与了一次欲望与良心的争斗之旅,亲情、爱情和友情的跌宕起伏见证着少年的一次次离别与成长。

生活像一双永不疲倦的眼睛,看着我们一次次离别和一点点成长。
我们的情感在生活波澜的激荡中起伏浮沉,用力托起良心与欲望碰撞出的生命浪花。
在社会欲望的驱使下,卖报翁被迫害致死;心理学家弗洛伊德远走他乡;十七岁男主人公誓死反抗命运的要挟;更多人则选择了沉默和随波逐流,将自己隐藏在黑暗的角落,谨小慎微地窥视着天边的黎明。
每个人都在面对欲望的考验,有的沉沦了,有的泯灭了,有的升华了……每个人的灵魂都在努力吟唱,且在不经意间共同谱写了一篇超越性别、年龄和种族的欲望交响曲。
生活不是童话,一切都会过去的,唯有我们都是在欲望的沙海里淘金子一样的良心和真爱的人,这不会变。

章节试读

1937年夏末的某个周日,一场异常猛烈的暴风雨从萨尔兹卡默古特穿梭而过。这场暴风雨,给弗兰茨·胡赫尔滴答流淌的平静生命带来了前所未有的改变。
当远处第一声雷鸣隆隆响起,弗兰茨跑进了一座小渔房,他和母亲就住在这里。
这里是阿特湖畔一个叫努斯多夫的小村庄。
他深深钻入被窝,在羽绒被温暖的庇护中听着外面令人毛骨悚然的呼啸声。
暴风雨从四面八方摇撼着这间小屋。
房梁呻吟着,外面的百叶窗“砰砰”地被敲打着,屋顶上长满青苔的木瓦在狂风中颤动着。阵阵暴风裹着雨水噼里啪啦吹洒在窗户上,窗前几株已被折断的天竺葵淹没在花盆里。
在旧衣服箱子靠着的墙面上,挂着一尊铁制耶稣,摇摇欲坠,似乎任何一秒钟都有可能挣脱钉住它的钉子,从十字架上跳下来。
从不远处传来渔船撞击湖岸的声音。船只被汹涌波浪掀起,冲向湖边固定它们的桩子。
暴风雨终于平息下来,第一缕胆怯的阳光斑驳地洒在炭黑色的、被几辈人沉重的渔靴踏过的地板上,一直过渡到他的床上。
弗兰茨蜷缩成舒适的一团,便于脑袋从被窝里伸出来环顾四周。
小屋子还立在原地,耶稣像依旧被钉在十字架上,透过溅满水滴的窗户看去,窗外闪耀着唯一一瓣天竺葵花瓣,像一缕红色的、柔弱的希望之光。
弗兰茨慵懒地爬出被窝,走向小厨房,准备去煮一壶高脂牛奶咖啡。灶底的柴火依然是干燥的,烧起来非常快。他向明亮的火焰里凝视了一会儿。
突然一声响,门被打开了。
他的母亲站在低矮的门槛上。胡赫尔夫人在四十来岁人里算是一位苗条的女士了,看起来还是那么让人赏心悦目,尽管欠缺一些精力。她像大多数在邻近的盐场、牲口棚或者避暑客栈厨房工作的本地人一样,一生都在透支自己。
她仅仅是站在那里,一只手扶着门框柱子,微微低着头喘息。围裙紧贴在她身上,她的额头上散落着几缕凌乱的头发,鼻尖上落下几滴水珠。
在她身后的背景里,阴郁的沙夫山高高耸入灰暗的云天,天空已经在远处和近处又重新露出了些蓝色。
弗兰茨一直惦记着斜了的版刻圣母像,不知道是谁在很久以前把它钉在了努斯多夫小教堂的门框上,现在已经被岁月剥蚀得体无完肤。
“你淋湿了吗,妈妈?”他一边问着,一边用一根鲜绿的枝条来回拨弄灶火。他抬起了头,这时他才发现,她正在哭。
她的眼泪混杂着雨水一起落下,肩膀在颤抖着。
“发生了什么?”他把枝条塞进冒着浓烟的火中,吃惊地问道。
她没有回答,而是撑开了门,踉跄地走向他,然后停在了屋子的中间。有那么一瞬间,看起来她似乎在向四周寻找着什么,举起手做了一个无助的姿势,然后又滑落在膝前。
弗兰茨犹豫地往前迈了一步,把手放到她的头上,笨拙地抚摸着。
“到底发生了什么?”他用沙哑的声音又问了一遍。他突然有一种不适的感觉,觉得自己有点儿傻。以前,情况刚好是相反的——他大哭大叫,母亲抚摸他。
轻抚着她的头发,他触摸到了一缕缕纤细的温柔,他能感受到她头皮下温暖的脉搏在轻微地跳动。
“他被淹死了。”她低声地说。
“谁?”
“布莱宁格。”
弗兰茨的手停了下来,静静地放了一会儿,然后收了回来。
她掠起自己额上散乱的发丝,站起身来,掀起围裙的一角擦了擦脸。
“看你把屋子弄得乌烟瘴气的!”她一边说,一边从灶台里拿出那根鲜绿的枝条拨了拨火。

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