蕊希:我结婚了,和我很爱很爱的人

蕊希:我结婚了,和我很爱很爱的人

有声电台」「2019-02-08」「蕊希」 蕊希,生于大连,巨蟹座,少女心,超人气情感电台主播。曾经是中央人民广播电台主持人,现在是努力创业、渴望周游世界的梦想家。每晚用声音治愈近千万个孤独的心灵
抖音上曾经有过一个热门话题: " 和爱情结婚是什么样的眼神? " 有一个点赞量特别高的视频:男生在拿到结婚证的那一刻,坐在车里激动得泣不成声,新娘笑着在...

抖音上曾经有过一个热门话题: " 和爱情结婚是什么样的眼神? "

有一个点赞量特别高的视频:男生在拿到结婚证的那一刻,坐在车里激动得泣不成声,新娘笑着在一旁把这一刻拍了下来。底下有一条评论我印象特别深刻: " 喜欢这东西,捂着嘴巴也会从眼睛里跑出来。 "

我至今都非常难忘曾经参加过的一场婚礼,新娘笑着对新郎说: " 感谢孙先生这八年来对我的疯狂迷恋。其实,我们在上高一的时候就认识了,那还是一个话费双向收费的年代,当时孙先生不顾昂贵的话费,充了很多钱给我打电话打到凌晨四五点,高中毕业之后我们就开始了长达五年的异地恋。

相爱那么多年,谢谢你一如当初那么爱我。今天,我穿着婚纱,站在你面前,我觉得我是真的嫁给了爱情。从今往后,手给你,爱给你,人给你,家给你,跋涉给你,等待给你,名字给你,我的一腔孤勇和余生60年都交给你。 "

那一刹那我忽然明白,原来爱一个人是这样的感觉:所爱隔山海,山海皆可平。

昨天我看到同事发了一个朋友圈,她很丧地说:终于明白不是所有人,都能嫁给爱情。

趁着2018的结婚大年,好多朋友都在这一年领了结婚证,伴娘当了太多回,年底回过头来看看自己,除了经历了几段失败的感情,奔波于各色的相亲场合之间,把自己的年纪耗到了30岁。别的,好像什么也没留下。

总有人嘲笑她,说她到现在还没有对象是她太挑了。可是只有亲身经历过的人才知道,两个人在一起如果只是为了结婚而不是因为爱,那真的太累了。小到吃一顿饭看一场电影,大到商议结婚琐事,斤斤计较里几乎看不到爱的影子。

每次以为自己可以忍一忍,只要自己再改变一下,就可以让两个人的生活继续这样平静地走下去,但是天知道,跟一个不懂你、不喜欢你的人在一起有多难。

我问她: " 你还打算等吗? " 她跟我说: " 有一段时间我的确心急想找一个合适的人,差不多就把自己嫁掉算了,但是今年一过了30,我忽然就感觉无所谓了,反正已经等了这么多年,不在乎再多等几年,我干嘛要将就? "

在爱情还没有到来前,我们都在等那个自己想要的人,虽然不知道Ta什么时候会出现,但还是期待能把 " 我 " 变成 " 我们 " 。

就像蔡康永在《未知的恋人》里说的那样: " 我们不知道彼此的名字,我们只是常在同一个车站等车,在同一个橱窗前驻足,在同一个节目播出时发笑,在同一个月亮下失眠,然而这些已足够让我爱你。比起那些我熟知他们名字住址学历职业但我一点也不爱的人,我心无旁骛地爱着你,且因为这份爱,我觉得人生值得活下去。 "

希望在你生病的时候,能有一个人着急忙慌地给你买药,给你倒杯热水。早晨起来的时候会为你做早餐,总是会无时无刻伸出手想牵着你的手。

无论你二十岁、三十岁,还是七十岁、八十岁,Ta都把你当小孩子一样宠爱。愿你在不久的将来遇见Ta,然后,嫁给Ta。

【夜听】很感谢你来过,不遗憾你离开

【夜听】很感谢你来过,不遗憾你离开

【夜听】愿余生,有人宠

【夜听】愿余生,有人宠

程一电台:但愿此生,有人与你共白头

程一电台:但愿此生,有人与你共白头

【夜听】择一城终老,遇一人白首

【夜听】择一城终老,遇一人白首

DJ程一:我决定放下你了

DJ程一:我决定放下你了

程一:你有多久没看到,你想见的人了

程一:你有多久没看到,你想见的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