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你告诉我如何遗忘,我们生来就是孤独

请你告诉我如何遗忘,我们生来就是孤独

有声电台」「2019-02-11」「陈末」 Hi你好,我是陈末,一个人的夜晚肯定很孤独吧,没关系,让我用声音来拥抱你
2014年跨年,李志在台上唱着《我的歌里全是你》,那时候你还在我身边牵着我的手,我看着你的侧脸,你看着台上,偶尔转过脸朝我笑一下,仿佛在说你是爱我的。 ...

2014年跨年,李志在台上唱着《我的歌里全是你》,那时候你还在我身边牵着我的手,我看着你的侧脸,你看着台上,偶尔转过脸朝我笑一下,仿佛在说你是爱我的。

那时候的李志还是一个独立音乐人,你说你爱就是爱他那种自由独立的个性,就像你当初喜欢上我一样.

那时候李志的演唱会门票还没有涨价,我们都还能手牵手追着他的每一场演出,在散场后拥抱亦或是哭泣,说着生活不易,问着这个世界会好吗。

以前的他拒绝了几百万的投资,也拒绝过很多唱片公司的签约,后来,他却还是因为生活所迫而签约了公司,走上了“签约歌手”的路。

这就意味着他可能以后不再“自由”,他说他做好了这个准备。

他在采访中说到:“改变是为了更好的生活。”

而如今,我们也分道扬镳,没有原因,就是这样自然而然的分开了。

我还是会去李志的演唱会,站在最后一排,跟着从头轻声唱到尾,我看到你也去了,站在最中间的位置,你大声的唱着“宝贝,人和人一场游戏”。

没等散场,我提前离开,这次没有拥抱也没有哭泣,因为我不想你看见我离去的背影。

李志说:舒服就在一起,不舒服,就算爱也要分开。

其实,我每次多看你一眼,就算是背影我都想冲上去抱着你说我还是想跟你在一起。

但其实我知道就算再在一起也是重蹈覆辙。

可能我们都爱自由,在一起只是因为累了,想找一个可以停靠的港湾,稍加休息。

休息够了,我们还是得向前跑,不能回头看,再多看一眼,都会拖累彼此上不了岸。

2009年,义乌的隔壁酒吧里,曾经说不会再唱《梵高先生》的李志,最后还是食言了。

醉酒后他不让其他人跟他一起合唱,一个人用沙哑而悲怆的嗓音唱完了这首歌。

我查过关于梵高的故事,其中有一个版本说:梵高爱上了一个妓女,他把所有的钱都花在了妓女和画画上,有一天妓女想要梵高的耳朵,于是梵高把耳朵割了下来,有了著名的梵高自画像,但当梵高把耳朵给妓女的时候,她却落荒而逃。

你看,为什么我把你想要的给你,你还是走了。

“请你告诉我如何遗忘,我们生来就是孤独”。

昨天又是加班到深夜,站在窗前,霓虹灯照在地上,路上只有醉酒的人和外卖小哥的匆忙身影。

以前你总是会坐在街对面的那家咖啡馆等我下班,后来我说我不需要,我一个人可以,你说好,如今我只能收拾好自己东西与街上自己的影子共舞。

你看我一个人也可以很开心,就算再喜欢你,我依然享受与自己独处,回到家,不过就是一支烟一杯酒,我可以独自饮尽,坐在窗前,小雨滴嗒。

这一杯敬永逝的昨天和不确定的未来。这一杯敬我在追寻却永远得不到的自由还有不知道哪一天就会到来的死亡。

明天,我想死在今夜的梦里。

一个人最大的委屈,是沉默

一个人最大的委屈,是沉默

一起夜听:无法左右的,就顺其自然吧

一起夜听:无法左右的,就顺其自然吧

程一电台:希望你到夜里就失落,后悔从来没有珍惜我

程一电台:希望你到夜里就失落,后悔从来没有珍惜我

有一种在乎,叫不打扰!

有一种在乎,叫不打扰!

【夜听】如果你累了......

【夜听】如果你累了……

一起夜听:总有一个人,懂你心酸,疼你入骨

一起夜听:总有一个人,懂你心酸,疼你入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