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何你不懂我?

为何你不懂我?

地铁里,某个姑娘蹲在闸机进站口的最边上,哭得像座被雨淋过的雕像。 身前的人忙着上楼乘车,身后的人急着刷卡进站,似乎所有人都懒得关注她。 她也因此哭的越来越凶了。直到后面冲出某个男生把她搀扶起来,她才从我的视线中挪走。 而我,就站在姑娘的身后...
失恋味道的麻辣小龙虾

失恋味道的麻辣小龙虾

1 不知何时,学校的中国留学生圈子里开始流传我会做失恋味道的麻辣小龙虾。 有一天,我突然收到一条微信:“听说你会做失恋味道的麻辣小龙虾?” 我不知该如何回答,踌躇之际,下一条微信就来了:“那我周末去你家吃饭吧,我周六晚上有时间。” 这样的说话方式...
那未曾被遗忘的青葱岁月

那未曾被遗忘的青葱岁月

小麦是我们的同学,我们私下里都管她叫“马子”。 “马子” 这个词在我们的少年时代就已经是一个很流行的词了,我们之所以这么叫小麦,是因为她和别的女孩很不一样。 小麦在上初二时就比其他女生高出半个头了,和我们男生个子差不多,而她的胸似乎在一夜之间就...
你好,杨先生;再见,杨先生

你好,杨先生;再见,杨先生

这只是一篇故事。 不对的时间,不对的人,但有人曾动过心。 01 杨先生是林寂大学同学,他读播音,林寂读新闻。 当时,林寂的好朋友约她一起做报纸社团。杨先生负责拉赞助,林寂负责内容。他们第一次见面是在学院第二食堂。空气里弥漫着肉炒刀削和牛肉丸砂...
虚度的时光

虚度的时光

埃斯特·卡西拉买了一幢豪华的别墅。此后,他每天下班回来,总看见有个人从他的花园里摃走一只箱子,装上卡车拉去。 他还来不及叫喊,那人就走了。这一天他决定开车去追。那辆卡车走得很慢,最后停在城郊的峡谷旁。卡西拉下山后,发现陌生人把箱子卸下来扔进了山谷。山谷里已经堆满了箱子,规格式样都差不多。
我不喜欢这世界,我只喜欢你

我不喜欢这世界,我只喜欢你

1 去年F君去日本出差,我在网上看到一个帖子《姐妹们平时怎么发短信调戏男朋友?》各种答案直接笑喷。 正巧那天我换了新手机号,顺手给他发了条匿名短信:“老板,需要特殊服务吗?” 他没理。 我又发一条过去:”寂寞小野猫,热情似火,送货上门,包君满意。...
我爱的人曾在这里

我爱的人曾在这里

我遇见谁 会有怎样的对白 J大的图书室是这样一个奇怪的地方,60%的人来这里装模作样地看书,其实却是跑来谈恋爱。39%的人来这里睡觉,只有1%的人是来学习的。 四月的一个上午,才看了几页单词,许由就困了。但见窗外绿树新芽,耀眼红花,空气清洌芬芳,...
相遇别太早,我怕我不够好

相遇别太早,我怕我不够好

1. 前几天很久没联系的余生说找我做伴娘,然后在微信里给我发了张照片,点开来一看,是一本结婚证书,照片里的新郎不是我预料的。 余生是我的大学同学,她完全活成了我想要的样子,长得漂亮身材也好,会爆粗口也会喝酒,智商高能力强,并且在大学时,就已...
一切都始于少年时代一场漫长的暗恋

一切都始于少年时代一场漫长的暗恋

回忆起爱情来,遗憾、悔恨都不怕,最怕回忆稀薄又锋利,把后来的你,割得痛不欲生。 杜柔山二十四岁的时候,有一阵儿她需要依靠褪黑素进入睡眠,晚来寂静,当药效发作将睡意像棉被一样轻轻拉上来的瞬间,她总有几秒钟想到他。面容恍恍惚惚的,始终像一个对...
你会长大,我会回来

你会长大,我会回来

小时候,邻居家有个大我两三岁的男孩,我叫他小哥哥。在我眼中,小哥哥见多识广,简直是无所不知。 有一天,小哥哥给我讲了个机器人打架的故事。听着听着,我有点迷糊了。我问,什么是时间机器?什么叫核战争? 小哥哥说,你别管了,讲了你也不懂。反正就...
我是一只小小“不达鸟”,我会越飞越高!

我是一只小小“不达鸟”,我会越飞越高!

很久很久以前,有一片广袤的森林,森林里住着许多鸟儿,森林里的鸟儿,栖息在不同的树上,有些树高大茂密,有些树还是树苗,有些树的树冠郁郁葱葱,有些树没有叶子,枝桠细短。森林里的每只鸟儿都想去高大挺拔的树上栖息,可是树少鸟多,每一棵树只能够几...
相期未必相遇,一生仅有一会

相期未必相遇,一生仅有一会

有人说,青春的特征,往往是先摆好姿势,然后等待行动;先备好泪眼,然后等待悲剧;先写好脚注,然后给出正文。 01 我一直以为,世界上有这么一类人,独立于主流之外,在无涯的孤岛上郁郁寡欢着,敏感着,寂寞着,静静地等着有一天会有一个懂他爱他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