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文道、刘硕、刘树勇《圆桌派》:大学,谁的青春不迷茫

梁文道、刘硕、刘树勇《圆桌派》:大学,谁的青春不迷茫

有声读物」「2019-02-23」「看理想电台」 看理想(微信号:ikanlixiang)脱胎于著名文化品牌“理想国”,致力于拓展出版的边界,以视频、音频、社交媒体,乃至于物质制作的方式,延伸“理想国”那“想象另一种可能”的理念,推动中国人文素养与生活美学的成熟。近年来,“看理想”陆续推出多档视频、音频节目,内容涉及文化、艺术、音乐等诸多方面,如《局部》《听说》《呼吸》《圆桌派》《一千零一夜》《白先勇细说红楼梦》《杨照史记百讲》《焦享乐》等等,在影响力和好评度方面,均为文化节目的标高
物质丰富,精神匮乏,世道复杂,谁的青春不迷茫?《圆桌派》第22集:大学,谁的青春不迷茫。邀请来了刘树勇(老树)、中传老师刘硕、梁文道,与窦文涛一起聊...

物质丰富,精神匮乏,世道复杂,谁的青春不迷茫?《圆桌派》第22集:大学,谁的青春不迷茫。邀请来了刘树勇(老树)、中传老师刘硕、梁文道,与窦文涛一起聊聊社会游戏规则中,大学遭遇的那些“尴尬”……

老树:在大学里没有什么问题是不可以被讨论的。对,人这一生如果能有幸进入大学,你的生命里边有这么一段时光,在大学里把一切问题、各种疑问解决好它,你回到社会上,你才是一个人格健全的人。

岁数大的好多人,人格真是很不健全的很多,也可能我们过去的这种整个社会过来,体制过来,大家都已经都有点神神叨叨的,都有点不大正常了。包括我们最近学校发生了一些事,我就觉得特别奇怪,大学教授是吧?动不动就写匿名信,这个年代还写,堂堂大学教授写匿名信,你堂堂正正地,你有什么问题不能反映吗?

当然有一个理由说,怕是被谁打击报复,那很奇怪,一个领导给一个群众,给上级领导他举报一个群众,这不存在谁打击,你说打击报复,那只能说你打击报复我,对不对?

年轻人的“空心病”

窦文涛:我现在有一个感觉,最近经常有人写这个题目,就说现在的年轻人“空心化”现象。我的同龄人,包括我自己,一个爱好就能支撑我的生命,我不会觉得没灵魂,我只会觉得忙得没空。像咱们上次找那丁学良老师,老教授喜欢听古典音乐,他说我每天晚上听古典音乐,听得我有时候就流下泪来,一遍一遍地听贝多芬,这就说明在某些人当中,仅仅一个爱好就足够支撑起他的生活。他可以白天上班,可以白天忍受一切老板的叱骂,但是他只要回到家,他还有爱好。可今天孩子应该说爱好更多了,但是我说那既然你能提出这个问题,觉得空虚,迷盲,时间不知道怎么打发,是不是这说明你的爱好不够强烈?

刘硕:就是条件太好了,也没什么愁事,然后就得给自己要找一点愁事,那这个愁事就是,不知道自己该干什么。如果他有一个特别强烈的目标,比如说我没有钱吃饭了,我要去挣一个钱,我要去吃个饭,或者说今天这个作业我必须去写完,必须去拍完这个片子,我就有事干了,他就不空虚了,我觉得是这样。

老树:你要说现在的孩子空心化,我不太爱听这种话,就是我们先说我们年轻时候也是这种稀里糊涂的,你搞不清楚你要干什么。今天很兴奋,那个时候第一你可能是欲望,你知道的可能性太少,你不知道世界那么大,是吧?现在你从资讯的角度来讲,原来世界太大了,可能性太多了,可选择的余地也太大了。过去你就知道那一点,有那一点你就满足了,在那一点里边,还真有你能享受到,那了得,你还在家里,就是分一个东西,一个西瓜要切成几块,给你一块大一点,给他一块小一点,无非如此。现在这种东西已经不是什么很稀缺的资源了,所以现在来讲是大家茫然空虚,我们年轻时候其实也这样。我记得我包括刚大学毕业,然后一到北京来,那懵啊,焦虑,瞎焦虑,每天就觉着好像是你不焦虑显得自己不深刻,是吧?头发留起来,像艺术家一样,跟真的似的,你现在仔细想想,特可笑,是吧?年龄过来了,你会自己觉得,因为那个时候事实上一样,跟现在年轻人没有什么区别。因为我老在大学里,一茬茬老见学生,其实发现一样,我们也没好哪儿去。

“人生的意义”该问谁?

梁文道:我觉得不要低估现在年轻人,比如说像我做读书节目,一天到晚收到最多的来信,你知道是什么样的信吗?都在问,我很难选择价值观,到底什么叫真理?我人生的意义是什么?很奇怪,就都把你当人生导师,给你来一大堆这样的就很悬乎的问题,可见学生是关心这些问题的。那我觉得很有趣的就是,一天到晚碰到类似的问题,而不止来自年轻人,甚至中老年人,你想想看一个年纪比我大几十岁的人,都来问我人生的意义是什么?我这很尴尬,但是从这个侧面,我发现一个什么问题呢?为什么这么多人关心这一类问题在我们国家?是否表示我们整个教育里面,从来没有就这方面做好过?

梁文道:我不是说别的国家的年轻人不会关心人生意义,而是对这个问题的困惑没有那么普遍、那么大。我常常形容我们的环境是一个对于意义价值的肯定跟追寻,我们的社会没有给到足够的资源,比如说学校,学校我们会教有很多思想教育,教你应该怎么样怎么样,然后给你一堆价值观,这个是对的,那个是对的,那这个错的。但是问题是,真正的价值观的培养是要几个方面的,第一个方面就是,你要先懂得问问题,你要怀疑,如果不经过一番怀疑,去不断地问,那样的信是个盲信,盲信这个东西,它的问题在哪儿呢?你如果完全盲目狂热的信一个东西也就罢了,最怕的是什么,就有一天你是从小都相信这个,但你没经过自己的思考、批判,然后有一天你在社会上撞板了,你会忽然之间颠复一切,然后就虚无,就怀疑,就什么都不再相信。但是如果你小时候,你是知道这个社会就会有种种那样这样的问题,然后自己消化、考虑,我觉得这还是对的,那你整个人生立得很定的。

梁文道对话《读库》老六张立宪:一个人喜欢读书,因为好奇心还没有死

梁文道对话《读库》老六张立宪:一个人喜欢读书,因为好奇心还没有死

梁文道【一千零一夜】:《不畏风雨》做人就要做这样的人

梁文道【一千零一夜】:《不畏风雨》做人就要做这样的人

梁文道【一千零一夜】:《神曲》为一个少女写下西方文学第一高峰

梁文道【一千零一夜】:《神曲》为一个少女写下西方文学第一高峰

梁文道【一千零一夜】:《意大利文艺时代的文化》没有战国,何来百家?

梁文道【一千零一夜】:《意大利文艺时代的文化》没有战国,何来百家?

梁文道【一千零一夜】:《不安之书》一个人可以有100种人生

梁文道【一千零一夜】:《不安之书》一个人可以有100种人生

梁文道【一千零一夜】:《城堡》没有活人能走得出去

梁文道【一千零一夜】:《城堡》没有活人能走得出去